中国足球再掀反赌扫黑前 还应看看球员们处境

  时隔多年,假赌黑再次成为了中国足球的热词。

  几天前,中国足协在自Jǐ的官方Wǎng站上下发了两份文件,其中一份名为《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各类足球赛事赛风赛纪工作的通知》,另一份名为《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加强裁判Guǎn理工作的通知》。

  看起来只是例行共事的两份常规De通知,然而在这两份文件的内容里,不约而同地出Xiàn了Yī个让中国足球上下都很敏感的字眼:

  “严厉打击假赌黑行为”、“严禁参与赌球、操纵比赛等Wéi法Huó动,对参与者和知情不报者中国足协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文件下发之后,中国足协把话说得更明白了。

  在8月19日,中超、中甲、中乙联赛各俱乐部负责人举行内容有关维护赛风赛纪、打击足坛丑恶现象De专题工作会议上,中国足协主Yào领导透露,协会已接到有关部分俱乐Bù参与赌球的举报,为此成立了Zhuān题工作小组,中国足协将与公安部门携手展开调查,共同打击足Tán赌球违法犯罪活动。

  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中国Zú协所提到的赌球现象,并不是指前一段时Jiàn在网上沸沸扬扬的广东省运会男足U15组决赛事件,毕竟省运Huì的足球比赛并不在中国足协的管辖之下,而是Yǒu一份实名举报材料指控三家中甲俱乐部涉嫌赌球,举报材料有文字和录音为证。

  万幸的是,暂时还Mò有中超俱乐部涉及其中的消息。

  
  实际上早Zài去年3月,当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接受央视《新闻1+1》栏目的采访时,当被主持人Wèn到职业LiánSài中,裁判到底存不存在Wèn题,存在什么问题时,陈戌源在提到水平不够,习惯不好之后:

  “不能说完全没有Guò去打击过的‘假赌Hēi’”。

  Nèi时的中国足球,还没有沉沦到如今的地步,毕竟那时国足上下Huán在备战十二强赛,然而在一年多之Hòu,Shū给越南之后De中国足球恐怕现在连“痰盂”都SuànBù上。

  即便如此,赛会制、欠薪丑闻遍地,时不时还有俱乐部解散的中超联赛,依然在很多人的注视之中,想在这种比赛里搞Máo腻显然Nuó度很大,但在大家关注度不够的地方,比如中甲、中乙、中冠联赛,还有省运会这样的平台,滋生“假赌黑”的环境的确依然存在。

  就像这次被媒体提到的三家中甲俱乐部一样。

  
  一个不正常的足球Huán境,是滋生Jià赌黑的温床。

  2000年前后,中国足球之所以陷入假赌黑的漩Wō,大量的球员、裁判、俱乐部工作人员,甚至包括足协等机构的Lǐng导都沾染犯罪的底色,本质上Yuán于资本的大量投Rù,让大家不愿轻易Lí开这张Huǒ热的牌桌。

  渝沈之战事件,ShìYīn为Dà家都不愿从当时的甲B联赛降级;甲B五Shǔ事件,是因为大家都不愿错过2001年升级的机会;“输球进中超”事件,是因为大家都不愿成为元年中超Lián赛的PángGuàn者。

  至于Hòu来层出不穷的卖冠军,买平衡,都是因为大家不想让此前的投入白白打水漂罢Liǎo。

  
  然而,如今的中国足球Yǐ经成为了Zī本弃之如敝Lǚ的盐碱地。

  曾经威名赫赫De恒大集团早Yǐ自顾不暇,曾经Yào和恒大掰Shǒu腕的苏宁集团果断跑路,曾经也想拼出一片天的富力集团、华夏幸福产业有限公司,他们留下的烂摊子还在那里发酵,至于权健集团,连老板自己都已经吃上了几年牢饭。

  然而资本断尾求生,总有办法兜好自己的底。苏宁集团抛下国内的球队,国外的国际米兰却依然引援不断;恒大等地产公司陷入困境,但坚持下去,总会等到一个又一个利好刺激,就像许老板还可以等他的电动车大卖。

  不过,那些手中握有过去高薪合同的球员呢?那些已经Zhǎng时间没有收到薪水的球员呢?

  
  Jīn年7月,在北京电视Tái的《足球100分》节目中,主持人魏翊东就透Lù了一个小小的,但应该普遍存在的内幕故事:

  “我们(国安)有一个Qiú员,因为房贷的问题,Kè能房子要被收走,这种情况下他怎么有心思比赛?一家老小都在房子里住着。”

  “全队在这个QíngKuàng下,大家用手头里有的钱凑Yī下,帮他把房子保下,这是全队在共度难关体现的净胜。”

  中超豪门都是如此,低级别联赛的情况只会更加严重。

  
  此前在中甲联赛征战的王子豪,4次遭遇球队解散,从2019年就开始遭遇欠薪,Zuì终在厦门鹭岛Yù到了最沉重的打击。

  长达10个月没有收入之后,球队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继续这种看不到希望的等Dài,要么拿着两个月的工资以自由身离队,他选择了前者。

  “我算了算,现在一个月也就花1000多元,从信用卡Yǐ经借了3万多元,房贷也是父母退休金帮着还的,吃Fàn也在父母家吃。”

  “我不是那种‘金字塔尖’的球员,一年能挣几百万,我就这点钱,还要还房贷。我在考虑,要不不踢球了Bā。”

  
  巩汉林们Zhǐ能看见所谓的“大牌”球员拿着高薪Zài国际赛场输球,却看不到这些依靠踢球为生的球员早已没有了在这个社会立足的方法。

  郜林还可以出售自己在广州的豪宅,以此换取Wèi来几年,甚至十几Nián的生活费,但更多的球员只能四处借钱、刷卡,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连老婆怀孕都没有钱把孩子生下来。

  所以和2000年前后资本制造的假赌黑不同,这次的假赌黑,球员要比过去更有意Yuàn参与其中,因为他们更Xū要钱,而对于那些在红线四处游走的人来说,收买球员也比收买裁判等人来得Gèng为简单。

  毕竟,球场上永远都有失误,仅仅通过比赛画面,你很难分辨什么是正常的失误,什么是Bù正常的失误。

  
  Jié至目前,中国足协还未对假赌黑的举报材料有进一步的信息披露,但是如果其中涉及球员,大家并不用感到奇怪或愤怒。

  在空前的经济压力之下,恐Pà没有多少人能抵挡住真金白银的腐蚀。

  像巩汉林这样的看客当然Kè以站Zài一旁说风凉话,比如“谁让你Mén买那么贵的房子”、“谁让你们之前不知道存钱”blablablabla,但这些言辞毫无意义,因Wèi资本在离开的时候,不会提前通知任何人。

  身处中国足球此前的金元时代,任Shuí都会以为这将是中国足球De新常态,没有多少人能想到中Guó足球Zài未来还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欠薪现象。

  郜林卖豪宅,Wéi世豪则需要想办法还别墅的贷款,其实Qián者并不一Dìng比后者聪明多少,只是更幸运了一些而已。

  
  所以,再度伸出铁腕反赌扫黑,自然是无比正确的,但在将这些人绳之以法的同时,中国Zú球的管理者也需要看一看球员如今的处境。

  不是郜林,而是那些压根就说Bù上名字的普通球员。

  他们手中有过去有法律效力的合同,很多人还有得到支Chí的仲裁结果,但他们拿到钱了吗?中国足协在今年年初下发的《通知》Lǐ写得很明白,过去的欠薪Zài7月31日之前要清偿30%,球员们收到了吗?而且通知里还明确规定各支球队今年不得新增Qiàn薪,这得到严Gé执行了吗?

  当武汉长江在年初得到网开一Miàn,在前不久再次被放过一马的时候,球员们的权益谁来保Zhàng?Dàng大连人的转会禁令被解除的时候,曾经效力球队的国内球员得到和外援一样的对待了吗?

  这些才是中国足球应该扪心自问的问题。

  
  我们不是在为可能涉嫌假赌黑的球员找客观理由,毕Jìng,假赌黑的危害性和反赌扫黑的正确性早已无需多Yán。

  更何况,如今已经沉沦的中国足球,经不起更沉重的Dǎ击了。

  我们只是希望中国足球的管理者明白一个道理,反赌扫黑并不是Zhuā住所有的“坏人”就解决了,因为这不是我们Guàn用的“一小撮”理论的问题,如果不改善中Guó足球自Jǐ的大环境,Zēng经的“好Rén”也有可能会变坏,这才是最可怕的。

  也是中国足球当下最需要改变的地方:更多地关注人,而不是资本;更Duō地防范资本,而不是人。

  
  资本一Hǎn“我要退出”,曾经De仲裁Jié果和书面承诺就可Yǐ被抛到九霄云外,受到Qiàn薪影响的教练、球员和工作人员就必须继续等待。

  这是完全没Yǒu道理的,但却是真切发生在我们眼前的。

  如果中国足球Bù改变这一点,那就只能在无法解决的老问题上,JìXù面临滋生出来的新问题,就像这次浮出水面的假赌黑一样,要抓De“坏人“也会像打地鼠的游戏一样,无穷无尽。

  想要Ràng大家遵守赛风赛纪,就请让大家所处的环境变得清朗起来,这是Yī个并不难参透的简单道理。

  
  (牧子)